欢迎留言!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!

提交信息
会员专享福利
#
  • 生鲜学院
  • 2021.11.05
  • 398人已读

卖菜、元宇宙和书店的尽头

【内容摘要】 与以往诚品一店一面的个性化大店不同,小型社区店不仅面积只有两百多平方米,而且在卖书外,还与台湾本土的农产品和生鲜电商供应链厚生市集合作,卖起了生鲜蔬菜、鲜奶、鸡蛋和米面酱料等食材。

中国最著名书店之一的诚品书店卖起了菜。

10月27日,诚品首家小型社区店“诚品生活时光 eslite me-time”在中国台湾省台北市内湖开始试运营。与以往诚品一店一面的个性化大店不同,小型社区店不仅面积只有两百多平方米,而且在卖书外,还与台湾本土的农产品和生鲜电商供应链厚生市集合作,卖起了生鲜蔬菜、鲜奶、鸡蛋和米面酱料等食材。

书店卖书以外的东西早已不是新闻,但可能是由于文化和市井的反差,卖菜可能还是让很多人一时是有些诧异的,因此有媒体用的字眼,是“万万没想到”。

其实也没啥想不到的,Prada还开了家菜场了呢。

这个新闻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实体书店的命运。众所周知,实体书店这些年的日子一直不好过。

不仅是钟书阁,2021年挥手告别的书店是一串长长的名单——西安万邦书店·关中大书房、库布里克书店深圳分店、北京盛世情书店、PAGEONE北京颐堤港店、南京换酒书店、武汉百草园书店、言几又·北京荟聚店、言几又·广州天河万科店、长沙窑岭旧书店、上海三联书店·筑蹊生活宁波店、南昌三一书店(奥体天虹店)……其中一些已经是城市精神地标,比如西安的关中大书房等。

疫情影响,房租、人力资源、仓储等成本的重压是过去一年的写照,但实体书店最大的敌人是互联网。

在过去的数年里,互联网以一种自我工具化的倾向,制造出时代的主题——有什么现实中的事情不能在网上完成?我们看到商店搬到了网上,接着是银行、学校、电影院、婚介所,当然也有书店。

图书电商带来了价格的内卷。2010年京东图书刚刚上线时,京东和当当两大平台就曾为争夺图书市场发动价格战。在之后的十年里,电商平台们对图书的满减、买赠、百亿补贴、拼团、VIP会员优惠等等花样齐出。

最近的争议焦点是直播卖书。一些直播间里的售书折扣甚至降至3.5折,已逼近正常图书产品的硬性成本。而最近的1元直播卖书更是激怒了出版界——这是“振兴图书”还是“绞杀行业”?

由此,观察诚品卖菜有了一个吊诡的角度。既然互联网能够让书卖出白菜价,那书店里卖白菜又有什么问题呢?至少,它在自救之外,看起来也很像是一次带有讽刺意味的互文。

卖菜的背后,其实是书店在现代人生活中的角色正在发生变化。与欧美两极化的巨型连锁书店和精品独立书店不同,在亚洲,茑屋书店、诚品书店等代表了一种与生活方式紧密结合的书店模式。这些书店位于人口密集、土地价格最高的城市核心区,有着舒适和个性的空间设计,成为城市人群最重要的精神消费地。

它们已经不是单纯的书店,而是城市复合空间品牌,书不再是最核心的盈利点,书店本身的形态在售卖书籍的基础上极大延伸。

茑屋书店不只有书。除了书影音,也卖家电、自行车、咖啡厅、绿植。诚品也不是今年才开始卖菜,早在2018年就已经开始尝试。而跨业态经营模式一直是诚品的强项。在诚品的台北信义旗舰店,图书区只占总经营面积的 20% 到 30%,其他区域则是服饰、餐饮、文具、家具等,是一个十足的“综合商场”。而此次诚品社区店,则试图以“家”的概念,打造兼具“书房”与“厨房”的休闲场所。

书店以书籍、空间作为引流点,通过优质的内容及体验,提高用户造访时长,进而衍生了多种促进消费的业务生态。书店给你看到的只是大树的果实和叶子,巨大的根系埋在下面。

文化、品牌和商业不应该矛盾,复合化、多元化的核心逻辑是:书是一个很好的文化连接器。精神产品和消费社会,在书店做了最大形式的结合,因此,书店成为城市里最美好的第三空间,其丰富的场景和内容,也产生了“万有引力”。

显然,书店的尽头不仅仅是“卖菜”。

如果回头来看这些年书店的进化,大致可以看到三个阶段。

第一个阶段,是书店+咖啡+文创,而且几乎已经成为大多数书店的标配。

第二个阶段,是书店+餐饮+文创+生活方式+体验+……书店不仅有足够的空间展示书籍,同时将文创、服装及其他与生活美学相关的场景,都融入到书店中,带来沉浸式的生活体验,茑屋、诚品自不用说,国内也有了方所、言又几等优秀的学生。

第三个阶段,则是即将到来的智慧书店。之前的两个阶段,都是建立人与书籍及其他空间设施的联系,而现在线下书店也在向智能化进行。比如干掉了很多传统书店的亚马逊也开起了实体书店,把线上卖书的逻辑和体验移植到了线下,不仅扫码可以买书,每一本图书的下面都有一张小卡片,印着亚马逊网上被评选为最有帮助的评论,以便消费者购买决策。未来的书店会与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结合,以书为连接点建立人与人的关系,同时围绕社交、交易、娱乐等进行多元创新尝试,营造出多种文化产业与终身学习主张的艺文生活空间。

但这是否是书店的尽头?

曾经获得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的作家江波,在2018年发表了一篇有趣的小说《宇宙尽头的书店》。

故事从太阳系的毁灭讲起,人类也找到了一颗适宜居住的新行星“地球二号”。地球上最后一间书店,在宇宙最聪明的机器人“图灵五世”帮助下,搬进了一艘大型星船,在太阳爆炸前的最后时刻顺利启航,并花了六百年的时间抵达了“地球二号”,并将星船停在了行星轨道上。

几十年过去了,书店一直门可罗雀。但随着科技的发展,图灵的知识刻印会将人类需要的知识直接放入他们的大脑,人类已经不再需要书籍来学习。书店的存在也变得可有可无。所以当人类决定在轨道上建立一座天电站时,首先想到的便是请书店让位。

未来人类的知识不用来自于书了——在江波写出这篇小说的时候,这概念听起来很遥远,但现在“元宇宙”这一概念的到来,开始展现未来若隐若现的轮廓。

元宇宙可能有一天会像《头号玩家》中的华丽虚构的“绿洲”一样,成为一个全新的世界。对于这一新生事物,很多人觉得这不仅会改变娱乐和社交,也会改变人们获取知识的途径。

它会成为一个尽头的开端吗?

如果我们获取知识仅仅来自于技术,那么我们也有被技术控制的风险,而失去了思想的自由,失去了拥有我们自身的观点和我们想要的任何光谱的自由。

书也不仅是人们获取知识的途径。在有用之书之外,也同样有浩如烟海的“无用之书”,读“无用之书”,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才想到去读,其阅读欲望是建立在想开阔视野、追求更高人生境界的基础上的。

我们去书店,也不仅仅是只为了看书。技术的发达,也并不是因为它连接了设备,而是因为它连接了人。人的红利并没有随着技术的进步而消失,我们仍然是社会人。技术是对人类互动的补充,而不是取代。我们仍然需要书店这样一个空间产生的精神与生活连接。

欣喜的是,至少现在我们看到的是——告别的同时,也在迎来新生。《2020—2021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》数据显示,2020年中国有4061家实体书店新开面世,同比净增2488家。在经营状况普遍低迷的大环境下,实体书店数量竟不减反增。而据不完全统计,2021年上半年,新开书店也有70多家。

在《宇宙尽头的书店》中,江波这样写道——“把你的书店落到地面去吧。”“行星都有毁灭的一刻,我要保存这些书,只有宇宙才是最安全的。”“要保存多久呢?”“直到星星都灭了。”

书店或许没有尽头。

优点信息重视并倡导尊重及保护知识产权。未经许可,不得复制、转载、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站原创内容。本网站文章发布目的在于分享知识及资讯等。本站除原创内容外,部分内容转载自网络,或经过发稿人整理引用后发布。如涉及第三方商品/服务信息,仅为转发参考,本网站不对内容时郊性、真实准确性负责,亦不对第三方商品及服务承担任何连带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文章、图片存在版权问题,请提供版权问题相关证明、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service@udiansoft.com,我们将及时与您联系、沟通并做出相应处理或删除。

留言区

欢迎留言!所有标*的字段为必填项

欢迎咨询 & 免费试用
24小时咨询热线:400-6588-370
您好!我们提供生鲜行业方案、CRM及微营销等SAAS应用。请填写咨询内容:
免费试用 领取福利

咨询&试用